跳转到路径导航栏
跳转到正文内容

世界杯第一天 我和球迷老公的第一仗

http://www.sina.com.cn  2010年06月13日14:34  新浪女性论坛

  6月10日,对球迷来说,接下来的一个月可能会比新婚蜜月还要‘蜜月’。老公是超级会享受的人。竟然辞职专职看球,抛下妻儿俗事,七情六欲,每天太阳没出来不敢睡,灯泡没点亮不起床,过着黑白癫倒的生活。对家庭来说,出现这样的成员,简直就是家庭剧场的悲剧。我应该像台湾肥皂剧里的女主角那样哭哭啼啼才对。

  晚上八点十三分又十五秒,我正式和正在战斗着的聊友们道别,把电脑的使用权和这把椅子移交给老公。开炉煮面。老公从此没正看我一眼。我心里有点窝火。但,小不忍则乱大谋。好不容易改造他到今天,不能因为一个小小的世界杯就打乱我整盘的改造计划。我恨,我忍!

  22点,我趴在床上看杂志,百无聊赖,有点困了。老公说,“那你就小眯一会儿嘛,12点陪我看球。”

  我原本是想把除了球赛时间之外的时间都占满, 无奈他还有事情要做,我也不想让人家说他这个老婆就会拖后腿,也只能恨恨的想:不是第一场比赛之后有一个小时休息才开始第二场么,我还有机会!

  含恨睡去。

 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,梦里全是世界杯,全是足球。听见一阵哗哗哗哗哗的欢呼声和口哨声。 睁开眼睛一看,老公正起身出去尿尿,进屋后又继续坐到电脑前,竟然对我视而不见,还像一尊菩萨一样坐在电脑前敲打键盘。电脑桌就放在床旁边,距离不足一米,他怎么可以对我如此无视!

  我不动声色,以极为冷酷得结冰的眼光毒视他,直到持继约五六分钟后,我眼睛瞪的难受又想打瞌睡了才生气的转身背对他。老公起身到床右边拿开水瓶继水,我也看着他,他还是看不见我一直盯着他。不知道他脑子里在想什么。真是快要把我气炸了!

  我一骨碌爬起床,气呼呼的跑去另一个空房间,那里只有一张木板床。心想,他应该知道我生气了吧,会过来吧?于是独自坐在木板床上酝酿情绪,盘算一会子怎么教育他一下。球赛只是拉开序幕就这样,不给点教训,那接下来的一个月那么漫长,我还要不要活了?

  我等啊等啊,足足又等了七八分钟,那贱人还是没动静。 我又故意上厕所,把门弄得嘣嘣响。他还是没动静。于是冲进屋去,抱了枕头,准备去那个木板床上过夜了。你爷爷的,谁少了谁不能过呀!

  老公这才赶紧过来挡着不让出去,嘻皮笑脸的说:“你陪我看球吧,我早就想叫你了,可是看你睡得那么香,我又不忍心叫你。”

  “放屁,我眼睛睁得老大看着你进进出出都两回了,你坐在那里我足足瞪了你好多分钟,你看我一眼了吗?你去倒水,我也一直看着你,只不过两步的距离,你看我一眼了吗?”

  自从我上个月因为他玩游戏过度而生气拔了电源后,拔电源几乎就成了家常。老公一声不吭走到电脑前就关掉了电源。

  我更生气了。我又不是不让你看,但你也不能这样无视我的存在啊。你这样关掉电源算什么呢。只会让我更生气。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赌气啊。又不是我看球无视你。现在是你无视我,惹我生气呃,你还和我计较上了。

  “你什么意思!”

  “我没什么意思,就是想让电脑休息一下,早就想关了。”

  我知道罗罗随风还在找他说日报的事情。他这样做纯粹是为了和我对着干。行,你要找抽是吧。我奉陪。

  愤愤然的把枕头往床上一甩。不出去就不出去。什么玩意。推开玻璃门,我阳台凉快去!

  老公跟出来,我又要进去,他拉上门又不让进去。我说,你找抽是不是?

  我左三拳右三脚,直把他当沙包练习。当然是很轻的慢动作,不是怕伤着他,是怕伤着我自己,我骨头可没他骨头那么硬。有一回恨恨的揍了他一拳,他不痛,把我自己痛得直掉眼泪。我才不会那么傻了。对男人,不能动粗,否则吃亏的还是自己。

  这些日子也因为他的缘故跑去世界杯论坛灌水顶贴,因为参与,所以关心,差不多也就拉倒了,这种时候也不想和他真吵什么,就让他进去看球了。

  一只长得像蟑螂,还有翅膀的虫子飞进房间,停在大老虎上面不动。老公二话不说,抱着大老虎跑到阳台上把它放飞了。

  老公最怕昆虫,看见蟑螂蛾子类的虫虫都会吓得要命。我也是最怕飞来飞去的虫子,昨天也有一只这样的虫子飞进房间,在房间里乱飞,吓得我跳脚,抱头鼠窜尖叫。最后虫子被他用书本打落在地,不动,还是活的,还会动。我让他赶紧踩死掉,他就是不踩,拿来棍子去挑,要扔出来,我觉得还是应该灭口才行,不然还会飞进来的。说不定还会生小孩,那岂不是会有更多的小虫子飞进来吗?

  “你踩啊!!!”我急得大叫。

  “老婆我不敢……”老公的表情比哭还难看。“我怕。”

  我晕。咬咬牙,我猛的一脚踩过去。把它踩死了。真是恶心。全是昆虫血。。。

  “你快把它的尸体清理掉。”老公说着赶紧把扫把给我递过来。

  “你扫。”我煮面。 不理他。

  “你扫吧老婆,我真的害怕。”

  “你是不是男人啊!赶紧把它弄出去,恶心死了!”

  老公共场所极度害怕的样子站的远远的蒙着眼睛转过脸,好像虫子会复活把他吃掉一样,颤颤崴崴伸过扫把去扫尸体:“老婆,扫到了没有?”

  “没有,再往左边一点。”我觉得又好气又好笑,“你干嘛蒙着眼睛啊,又不会吃了你!”

  “我从小就怕昆虫,上初中的时候,有个女同学还故意把个虫子夹在我书里,我吓得哭了一天。”老公极夸张的把虫子连扫把全扔出门外去了。迅速关上门。似乎那虫子是魔鬼的化身。

  他每次看见虫子都怕得要命,这回不知道是什么情绪影响了他,估计是也生气吧,据说人生气时什么事都干得出来。难怪他会这样镇定自若的把大老虎上的虫子抱到外